★ 您可以按 "CRTL+D" 将 "湘霖小说网" 加入收藏夹!
湘霖小说网 > 全能千金燃翻天 > 159:一出大戏,打脸宋沉鱼! (第一页)
    席薇月是整个席家长得最像小半月的人。

    因为想让叶琅桦把席薇月当成失踪的小半月,席穆文在取名的时候,特地将他和杨娇的女儿取名薇月。

    薇月和半月仅有一字之差。

    事实证明。

    叶琅桦对席薇月确实还算不错。

    叶琅桦在席家寡言少语,从不主动跟谁交流,除了席薇月。

    很多时候,叶琅桦甚至会主动找席薇月说小半月的事情。

    所以,让席薇月来敲门最合适不过。

    席薇月调整了下心情,扬起笑脸,走上前敲门,“婶婶。”

    里面的叶琅桦听到敲门声,擦了擦眼泪,尽量控制住心底的悲伤,“谁啊?”

    席薇月的声音从外面传来,“婶婶我是薇月。”

    叶琅桦接着道:“薇月你有事吗?”

    席薇月接着道:“婶婶,今天是过年,我爸妈让我来陪您守岁。”

    “不用了,”叶琅桦将怀里的衣服放回枕头底下,“你回去吧,我一个人就行。”

    回去?

    叶琅桦居然让她回去?

    闻言,席薇月脸上浮现出一抹意外的神色。

    平心而论,她对叶琅桦是真的非常不错。

    平时逢年过节,她忘了谁,都不会忘了叶琅桦,平时还会给叶琅桦买礼物,她对叶琅桦甚至比对杨娇这个亲生母亲还好。

    可叶琅桦呢?

    叶琅桦是怎么对她的?

    叶琅桦压根就没把她当成亲生女儿,一个秘密都快隐瞒半辈子了,都没对她说半个字。

    真是半点良心都没有。

    对她好,还不如对一条狗好!

    对狗好,狗还知道朝人摇尾巴。

    叶琅桦会干什么?

    叶琅桦整天就知道念着那个亲生女儿。

    整整三十六年了。

    真正在她身边尽孝的人,她却视而不见。

    席薇月咬了咬唇,但因为那个秘密,她还是保持着笑脸,柔声道:“婶婶,我知道您又再想姐姐了,您就让我进来陪陪您吧!从小我就跟您亲,这种日子,要是不陪着您的话,我也不放心!”

    “真的不用了,我没事。”叶琅桦现在没心情见席薇月,看到席薇月那张脸,只会让她更想自己的亲生女儿,“薇月,你回去陪你爸妈吧。”

    席薇月看了眼席穆文和杨娇。

    席穆文和杨娇对视一眼,均从对方眼底看到了疑惑的神色。

    不开门?

    他们俩谁都没想到,叶琅桦会拒绝席薇月。

    这好像有些不正常。

    “婶婶......”席薇月还是不想放弃,“您就把门开开,让我进来陪您说会儿话吧,您就这么一直把所有的不开心都憋在心里也不是回事儿......”

    以往的每一年除夕夜,都是她陪着叶琅桦。

    今年也不知道是怎么了。

    难道是叶琅桦大限将至了?

    席薇月心底百转千回。

    里面的叶琅桦不再说话。

    “婶婶。”席薇月继续敲门。

    叶琅桦还是不说话。

    空气中只能听到席薇月的敲门声。

    席穆文摆了摆手,压低声音道:“算了,我们先回去吧。”

    席薇月点点头,“婶婶,您要是实在不愿意开门的话,那我就先回去了。”

    里面还是没有任何回复。

    席薇月看了眼屋内,见叶琅桦还是没有开门的意思,这才跟上席穆文的脚步。

    一家三口走在路上。

    席薇月道:“爸,您说婶婶今年是怎么回事啊?”

    席穆文也紧紧皱着眉。

    不得不说,今年的叶琅桦确实有些反常。

    跟叶琅桦夫妻四十年,他很了解叶琅桦。

    自从小半月走失之后,叶琅桦就像是变了个人。

    以前,叶琅桦只跟席薇月交心。

    现在叶琅桦居然连席薇月都置之不理了。

    这让席穆文有些担心。

    担心事情有变故。

    杨娇看向两人,“你们父女俩不是不着急吗?上回我催你们的时候,你们说要稍安勿躁,心急吃不了热豆腐,这下终于知道着急了吧?!”

    席穆文掐灭手里的雪茄,脸上满是愁容,“这种时候你就不要再说风凉话了!那个时候她不愿意说,咱们就算急破天又有什么用?”

    杨娇冷哼一声,“行行行,什么时候都是你有理。”

    席薇月搂着杨娇的胳膊,笑着道:“妈,您别着急,我保证,我绝对不会让那个疯婆子把秘密带到土里去的!”

    自从小半月失踪之后,叶琅桦就变成了一个名副其实的疯婆子。

    公司不要了。

    事业不要了。

    居然跑到当年小半月失踪的地方,开了一家私人饭馆,当起了厨娘。

    所以,背地里,大家都称呼叶琅桦为疯婆子。

    杨娇抬头看向席薇月,“怎么?你有办法?”

    席薇月点点头。

    杨娇接着道:“什么办法,你跟妈说一下?”

    席薇月勾了勾唇角,眼底闪过一道微光,“办法倒也不是什么好办法,但是我相信,只要我坚持,就一定可以让她把那个秘密说出来的!要不然,我这些年来的努力,岂不是白费了?”



     ------>>(第1/3页)(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