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玉秘闻录

古玉秘闻录(娄凡启迪)

分类:恐怖小说

作者:鬼谷非子

主角:娄凡启迪

状态:连载中(尚未大结局)

最后更新:2022-05-12 15:08:32

作者 鬼谷非子的小说目录

    独家新书《古玉秘闻录》由知名作者鬼谷非子最新写的一本灵异类型的小说,文中主角是娄凡启迪,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下面是简介:遥远的南玉地区出土了一块极其罕见而且尤为诡异的琥珀,这块琥珀的出土同时引出了一个从来没有被人所发现的古代文明遗址,文物工作者娄凡卷入了这次重大的考古发现,参与伊始,娄凡就察觉,整个事件是那么的离奇和神秘。

    精彩内容试读

    一瞬间,我又在怀疑自己是不是出现了错觉,马上弯下腰,几乎趴在地上去观察那个若隐若现的脚印。

    脚印就在床边,虽然很淡很淡,可却是真实存在的。看着看着,我的头皮就紧了一圈,用手指碾了碾脚印旁细碎的碳渣。

    我的身体随即一晃,自己开始脑补:那具焦黑的尸体无声无息的站在床边,体表外已经碳化的渣滓无意中掉落......

    如此一来,我连床头灯都不敢关了,总觉得空荡的卧室的某个角落里,是不是藏着我看不见的东西。我从来没有遇见过这种事情,再也睡不着,把卧室里里外外全都翻了一遍。

    什么都没有,除了那个模糊的脚印,我再没有任何发现。我自己捋了捋过程和细节,得出一个结论:刚才看到的床边的焦黑的尸体,好像并不是完全的做梦......

    这同样让我感觉到,琥珀这个事情,似乎比我想象的更复杂一些。

    我就这么一直坐到天亮,老梁估计睡的很香,一大早就跑到所里,约我一起吃早饭。我左思右想,没把昨晚的事说出来,因为我缺乏强有力的证据来证明事情的过程,这样冒然就说了,可能会让老梁觉得我胆小,而且神经有毛病。

    老梁和我聊了聊,主要是商量具体的研究切入点。但情况是明摆的,暂时无法从这块琥珀上得到更多的线索,我们就得着手去搜集关于琥珀的一切周边信息,我觉得,到琥珀的实际出土地勘察,是很有必要的。

    “实地勘察,再说吧......”老梁苦笑一声,摸了摸油光发亮的脑门:“再出什么事,我可就真兜不住了。”

    老梁不同意,我也没办法,事情等于就暂时耗在这儿了,只能围着那块琥珀看了又看。

    一直忙到晚上,一无所获,老梁正式给我补个接风宴,到县城里的一家饭店吃饭。南玉的条件差,即使老梁挑了最好馆子,也强差人意。

    “老梁。”等着上菜的间隙,我就问他:“你说这件事情,光靠你们所里能搞的定?你把东西上交,情况上报,自然有上头的人去处理,你非要自己冒着风险揽这件事,划算吗?”

    “没有什么划算不划算,我嘛,喜欢这一行,又是这个岁数的人了,想自己搞点成绩出来。”老梁笑眯眯的,说的话听上去也蛮有道理,可是一看他来回乱转的眼珠子,我就觉得这货没说心里话。

    “是么?”

    “不相信我?”老梁朝四周看看,压着嗓子说:“我敢百分百的判断,这块琥珀牵出来的,是一个至今尚未被发现的古代文明,把它搞清楚了,意义非凡啊。”

    我也不想跟这个老油子探讨这些问题,起身去上厕所。饭店的卫生间在二楼,南玉县人均收入低,这种档次的饭店生意不好,二楼空无一人。我跑到卫生间,随手拉开独立间的门。

    刺啦......

    不知道是不是巧合,在我拉开门的同一时间,卫生间里的电路好像是出问题了,导致灯光噼噼啪啪的闪烁,一明一灭。

    我只把门拉开了一小半儿,灯光明灭不定的时候,我看见小小的独立卫生间里,有一道漆黑漆黑的影子。

    刺啦......

    头顶的灯好像要炸花了似的,我的头皮麻了,独立卫生间里头那道漆黑的影子,宛如焦炭,脖颈上挂着一块刻着我名字的玉佩。

    嘭!!!

    我条件反射一般的就反手关上门,唰的朝后面退了几步。卫生间里除了我,再没有任何人,我也根本没有想到,在这里会又一次看见焦尸。

    事情不对头了,肯定是不对头了!

    我退到窗户旁边的时候,电路似乎又正常了,灯光趋于稳定。不知不觉间,我的额头汗如雨下,一翻手,抓住了窗台上一个生了锈的铁扳子。我的性格就是这样,我笃信一件事情既然发生了,那么不管怎么样都得去面对,哪怕是再坏再糟糕的事情,因为它发生就不可躲避。

    我拿着扳子,重新靠近了那个独立卫生间,我做好了打算,这次拉开门,不管里头什么情况,我肯定会一扳子砸过去。

    啪嗒......啪嗒......

    卫生间里面死寂一片,只能听到没关严的水龙头滴水的声音,我很紧张,握着扳子走到门前,慢慢握住了门把。我在侧耳倾听,可是从门里面,什么也听不见。

    唰!!!

    我屏住呼吸,猛然拉开了门,另只手里的扳子已经高高举过头顶。

    拉开门的时候,我愣住了,门的后面,空空如也,只有一只马桶孤零零的独守此处。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使劲的晃了晃头,难道是自己出现幻觉了?

    确定里面什么也没有之后,我暂时放下扳子,匆匆忙忙回到一楼,老梁正等着开饭,我坐下来心不在焉的吃着,心里想了几次,还是没把事情跟他讲。因为我不知道怎么讲,何况,讲了也不一定会得到对方的信任。

    这顿饭吃的很没意思,老梁要喝点酒,我也没心情。吃完之后,他把我送回所里,自己回家了。文物所到了晚上只有一个值班的,偌大的院子入夜就显得有些瘆人。我不想睡的那么早,过去跟值班员扯了半天,等到半夜才回自己的宿舍。

    我已经有了些许的心里阴影,也不管自己是不是有错觉了,睡觉之前反反复复的检查了一下房间,又把房门从里面锁死,这么做至少心里踏实点。

    躺到床上之后,我真感觉自己心理受到了比较严重的影响,只要一闭上眼,眼前晃动的,就是那具焦黑焦黑的尸体。无可奈何之下,我只能重新拿起书,一直看到困的受不了,才合眼睡觉。

    嘭嘭嘭......

    睡了一段时间,我听到了一阵敲门声,我连坐都没坐起来,条件反射一般的就问:“谁?”

    “是我。”

    门外传来了值班员的声音,我睡觉前跟他扯了两个多小时,对他的声音还是很有印象的。

    深更半夜,所里只有我们俩人,如果有人敲门,那也只能是值班员了。

    我过去开了门,值班员站在门外,我心想着,这个老兄烟瘾很大,聊天的时候抓着我的烟抽了小半包,估计是这会儿没烟抽了,又没地方买,过来要烟的。

    “怎么?有事?”

    “有点事......”值班员咕咚咽了口唾沫,吭哧了一下,才结结巴巴的说:“有人叫我问你句话......问你到底打得开打不开那道门......”

【更多精彩内容】

鬼谷非子的作品
好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