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镇神狂少

都市之镇神狂少(林沉林香)

分类:都市小说

作者:哲反应

主角:林沉林香

状态:连载中(尚未大结局)

最后更新:2022-08-04 01:17:10

作者 哲反应的小说目录

    林沉林香是作者哲反应刚刚发行的一部小说中的男女主角。小说文笔对于细节的描写令人惊叹,相对于哲反应之前的作品进步确实提升了很多。一起来看看小说简介吧!林沉原本是江宁市林家少爷,因为一场事故,他变成了植物人,昏睡了两个月。昏睡期间,他思想溃散,一抹元魂进入太空玄境之中,展开长达八千年的神魔大战。玄境八千年,竟只是一场梦?再睁眼,林沉强势涅槃,睥睨万物,无所不能。他遭人陷害,家业败尽也没关系,且看他如何快意恩仇,一路干到底!

    精彩内容试读

    “天浩,我不想再跟你演下去了,事到如今,你就坦白了吧!这都是你带头做的,那个时候你还威胁我不能把真相说出来,就连结婚也是你强逼我,我真的不想再隐瞒了!”

    “苏慕艳你这个***!我何曾威胁过你!”

    王天浩刚驳斥几句,一句轻叹淡然响起。

    “哦,原来是这样啊。”

    王天浩闻言便是浑身一震,猛然回头警惕地盯着林沉。

    “恭喜你,苏慕艳,你拿到了续命的机会。”

    林沉面挂微笑,打量着掌中那枚洁白的瓷杯。

    “看来王家和另外五家,就是我接下来的目标了。至于你......王天浩,你还有什么遗言要说吗?”

    王天浩惊怒切齿道:“林家已经没落,你别以为你醒来,就能挽回格局,想对王家和五大家动手?做梦吧你!你已经没有翻身的机会了!”

    “遗言说完了吗?”林沉淡淡开口,目光一直盯着瓷杯的杯沿。

    王天浩不敢再发声。

    不知缘何,眼前这个身着病服的青年,镇定得令人感到惊恐。

    仿佛下一秒,就会被他所杀。

    王天浩的感觉,并非错觉——

    “不说话?那我就权当你的遗言说完了,送你一程,别客气。”

    说罢,林沉单手捏爆掌中瓷杯,仅持一块瓷杯的碎片,往前一抛。

    哧!

    鲜血喷溅而出。

    迎着众人惊悚的目光,那块瓷杯碎片,瞬息之间,便是洞穿王天浩的喉咙。

    王天浩根本来不及反应,被刺穿喉咙的他双目一瞪,便是愣愣地站在原地,不再动弹。

    “好了,我的事情做完了。”

    拍了拍手,林沉掀起大衣披在身上,离场前,只留下了一副话。

    “苏慕艳,在你给我那本情债的最后一页,只有一个死字,我劝你尽快写好你的遗书。一个月后,等我收拾完五大家,取回林家产业之后,我再来送你一程。”

    “还有就是,各位客人,今夜叨扰了,你们继续。”

    满座众人,哪里还有继续的心情?

    早就吓得浑身打颤了。

    在场的都是非富即贵,见识颇多,什么场面没有见过?

    但像杀了人,还如此淡定自若,根本不将其当一回事的,这种彻头彻尾的狂徒,仅林沉一人!

    这种人,谁他妈敢招惹?

    等到林沉走出酒店,众人都没能将惊恐彻底消化,甚至悬着的心,依然堵在喉咙眼里。

    至于苏慕艳,早已是承受不住内心的恐慌,跌坐在地,满目惊恐。

    好在方才率先开口,否则,死的人就是她自己了。

    但......一个月后,自己真的还能活着吗?

    一旁的司仪咽下紧张,凑上前来,颤抖的手指刚碰触到王天浩的身子——

    咚咚!

    王天浩顿时犹如断线的木偶一般,裁倒在地。

    脖子处,有一道明显呈现割裂之状的致命伤。

    “啊!王少爷......死了!”

    司仪惊恐的尖叫声经由麦克风传出,响荡在整个酒店大厅。

    台下不少人提心吊胆,纷纷回望过来。

    有几人见不得王天浩的死状,吓得直接昏厥过去。

    “各位——”

    苏慕艳却是一把夺过司仪的麦克风,神情冷漠,面向众人低喝道:“方才发生的事情,苏家自会处理,尔等切勿声张,其次......我不想听到任何对苏家不利的传言。就这样,散场!”

    眼见此状,众人再度感到震悸。

    公公和新郎死在自己面前,苏慕艳竟然还能如此镇定发言,甚至漠视他人的生死,这是何等心理素质?

    但明眼人早已看穿。

    坊间早有传闻。

    所谓侵占林家的计划,王家与五大家不过只是帮凶,真正的主谋,另有她人。

    至于这个“她人”是谁,答案就在台上。

    “等着吧,林沉......”

    匆匆从台前走回幕后,背对众人的苏慕艳紧咬牙关,诡谲低语。

    “你醒来又如何,江宁市五大家的势力,怎容你挑得起?既然能算计你一次,我又怎不会算你第二次?情债最后一页的死字是写给谁的,还不一定呢。”

    ......

    深邃夜色,犹如潮水般,冲刷江宁市。

    市区中央,两条江湾大桥相交,交通四方。

    离开万豪酒店,林沉便是站在江湾大桥的桥栏上,眺视两边夜景。

    灯红酒绿的辉煌,倒映江面,实属华丽,反映江宁市的发达经济。

    可又有谁知道,这发达辉煌的背面,存在着多少与公理相悖的阴翳?

    “小......小沉,快点下来,你可不要想不开啊!”

    一辆车停了过来,林香与林德汉迅速从车上下来。

    林沉回头,凝望着他这位老父亲,不由心酸。

    在林沉模糊的记忆里,他的父亲林德汉器宇轩昂,英姿飒爽,霸王之概。

    可如今,身着残旧衬衫的林德汉,脸上数不清的皱纹,身躯略显驼背,不能再普通了。

    林沉唏嘘,曾几何时,父亲沦落成了这副模样。

    玄境八千年,现实两个月,一切都物是人非了。

    “小沉,算我求求你了!”

    林德汉双膝下跪,老泪纵横,苦苦哀求。

    “都是我这个做父亲的不好,没有挽回两月前的危机,让家族没落,可是......小沉,我打拼半生,就只剩下你一个儿子了,你母亲已经跟我离婚了,我可不能再失去你了啊!”

    “是啊,少爷。”一旁的林香焦急得眸中泛泪,“您昏睡这两个月来,老爷整天吃不饱睡不暖,每天都盼着您醒来。少爷,您不要自寻短见好不好,林香求求您了。”

    “寻短见不是我的性格,一切都还来得及。”

    林沉跺了下脚,轻落地面,看着眼前二人道。

    “林家两个月前失去的,我一定会悉数拿回。”

    或许这话实在过于梦幻,又或者已经对此感到绝望了,林德汉摇头哭求道:“小沉,罢了,失去的就失去了,我已经不再有所奢求了,我只希望你能好好活着,答应我,活下来,好吗?”

    林沉神色微动,欲言又止,随后只是轻描淡写地点了点头。

    林德汉像个孩子一般,抱着林沉嚎啕大哭——仿佛被救的不是林沉,而是他自己。

    半生已过,独留一子。

    儿子安康,对父亲而言,何尝不是一种救赎?

    事后,几人到附近的馆子吃了顿馄饨。

    结账时,看着囊中羞涩的父亲掏钱的卑微模样,林沉内心默默揪痛。

    “少爷,小香有话要说......”

    便在此刻,林香凑到林沉身边,抿着娇唇,欲言又止。

【更多精彩内容】

哲反应的作品
好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