献祭夜,我被霸道蛇夫撩上瘾

献祭夜,我被霸道蛇夫撩上瘾(王亚欣方志强)

分类:恐怖小说

作者:霏微

主角:王亚欣方志强

状态:连载中(尚未大结局)

最后更新:2022-08-04 01:22:39

作者 霏微的小说目录

    热门好书《献祭夜,我被霸道蛇夫撩上瘾》由著名作者霏微最新创作的灵异惊悚风格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王亚欣方志强,书中感情线一波三折,却又顺理成章,整体阅读体验非常不错。下面看精彩试读:成人礼那夜,我饱受屈辱,被条大蛇折腾三天三夜,至亲推我入火坑,即将万劫不复!从此我与他命运纠缠,难解难分。他强大妖冶,捉弄间情似真似假。婴灵鬼娃,蛊毒降头,魑魅魍魉通通现身,纠缠不休。他护我,又怨我,我恨他,又离不开他!这一切早就注定,我却不想认命,管它是万鬼抬棺还是阴魂深渊!然而不知不觉中,我沦陷其中不可自拔……

    精彩内容试读

    我想了想,开口道:“行吧,看你还算老实,我可以救你出去。不过,我有事要完成。”

    “是不是柳仙大人要回来了?带上我带上我!我能放风能挖洞还能迷惑人,很有用的!”

    “那我给你个机会,前边带路去十二层,你要是表现得好,我就在灵泽面前给你说说好话。”

    黄皮子揉着着小爪子表示很乐意,从石墩上蹦下来头前带路。我攥着半截木棍跟在后面,它要是敢耍花样,就一闷棍先送它回快乐老家。

    去往十二层的路没出意外,只是刚一进去就感觉到温度骤降,里面充斥着幽暗的红光,仿佛整个屋内涂满鲜血。

    这里没有乱七八糟的杂物,也没有面目狰狞的各种鬼怪雕像。平整干净的地面上刻着庞大的圆形印记,内里一层层全是繁复看不懂的符纹。

    我掏出收起来的黄符,只要用它替换掉最中心上插着的小旗子就行了。

    希望这一切快点结束!

    “这里,这里有点可怕……”黄皮子缩在地上,明显看得出它在发抖。

    我蹲下身摸了摸它的头,说道:“你找地方躲起来吧,我要把阵眼破坏掉。估计场面会乱七八糟的。”

    小说或者动漫里都这么演,没实际经验的我也只能猜测。

    黄皮子抬起毛茸茸的尖脸,眼泪巴巴很感动:“你心眼真好,你以后就是我姑奶奶!不过,这阵是熹神布的,你去破坏危险很大啊!”

    “反正我也是死鬼,大不了魂飞魄散呗,最起码能叫我爸妈他们有一线生机。”我突然伤感:“成了鬼也不可能跟他们再一起生活了,最后这一下就算是报答养育之恩吧。”

    阿黄像是有话要说,我毅然决然地起身向着阵法迈进一大步。再多耽误会儿我就没勇气了,不能犹豫!

    阵中是染黑的石子围着一面暗红的小旗子,只有巴掌那么大。上面鬼画符般的纹路我看不懂,只有种强烈的不适感涌上来,像是看到什么邪恶污秽的东西。

    我探手过去,突然手镯迸发白光,照亮整个空间,刺得我赶紧闭眼。怪异的感觉油然而生,意识像是从躯壳里抽出来又迅速压缩。

    这种感受难以形容,恶心感袭来,我赶紧睁开眼。惊讶地发现视野变得古怪,仿佛置身在只有自己的放映厅里,周围全黑暗,只有面前窄小的“屏幕”亮着微光。

    通过它我能看到阴魂阵,但奇妙地有种隔着段距离的感觉。

    ????

    我想揉揉眼,发现自己根本无法支配四肢,手竟然不受控制地开始……结印?!

    手指快速翻飞,看得我眼花缭乱!

    我变异啦?!!

    我吓得想大叫,嘴里冒出来的竟然是灵泽的声音:“不必惊慌,是我暂借你身躯一用。”

    虽然不知道这是怎么做到的,但莫名的松了口气。

    我透过那“屏幕”看到自己的手在完成几次复杂的结印后,周遭气氛顿时改变,有什么透明虚影环绕,隐约露出狰狞呐喊的雾气面孔。

    这种感觉就好像玩游戏时的第一视角,既是自己又不是。

    手轻轻一甩,黄符就将小旗子打倒,不偏不倚正贴在阵中心。刹那间,一道道黑色旋风自阵法内窜出,当中伸出一只只枯槁漆黑的手臂,抓挠撕扯。

    我心生恐惧,就听见灵泽笑道:“别怕,这点杂碎伤不了你,有我呢。”

    我心微微一颤,随即恼怒:别以为这样就能糊弄我,你这么强干嘛要拐弯抹角地让我来这一趟?说清楚!

    灵泽又不吭声了,一到关键他就像被毒哑了似的。

    我现在连翻白眼都做不到,真是无语住了。

    “屏幕”里看到抓挠的黑手近在跟前,一道道银光将它们斩成碎屑。然而黑手数量越来越多,狼哭鬼嚎,场景快速变换……

    我好半天才反应过来,这是灵泽控制着我的身体跑路了。

    场景变换越来越快,快到我头晕目眩,一阵阵恶心感往上涌,终于撑不住昏厥过去……

    也不知过了多久,我迷迷糊糊醒过来,睁眼望着头顶的天花板好半天才意识到,我回到村里家中了!

    “丫头,醒啦?”

    太爷的声音传来。

    我一下“垂死病中惊坐起”,就见一满头白发的老人微驮着背走进来,他全是褶子的老脸上满是愧疚,端着盛水果的塑料盆,小心翼翼地放到旁边的炕几上。

    这是我长辈,我亲人,小时候我最喜欢跟太爷一起下地干活,每次太爷都特意采了野花给我编个小帽子戴。

    然而现在太爷竟然害我!

    所有委屈与难受刀割一样,我愣愣地盯着太爷,喊不出来,骂不出来,只有眼泪默默往下流。

    太爷一见我这样子,眼圈竟然也红了,颤抖着声音说:“丫头,丫头,你别……都怪太爷没用,都是太爷的错!”

    他说着扬手扇自己耳光。

    我到底不落忍:“太爷!到底怎么回事?我就是变鬼也得是个明白鬼啊!”

    “唉……”

    太爷长长叹口气,黑红的脸膛上淌下一滴泪。

    “说来话长,要是但凡还有点别的办法 我绝不能,不能让丫头受这委屈,太爷实在是……”

    太爷说到一半又哽咽住了,我心急火燎又没法使劲催,只能耐心等待。

    终于,太爷把前因后果说明。

    就在三年前,异象在村里频发,开始并不明显,只是发现有些草木会无故枯萎,鸡鸭莫名其妙死亡,因为数量很少没引起乡亲们重视。

    直到某天大片大片的庄稼开始发黄枯萎,家养的禽畜也全都惨死,尸首支离破碎,整个村里到处都是血迹。

    人们一下就慌了,各种办法试过都没用,村长也请镇上专家来看过,都说不出个一二三四来。

    就在这时候,全户嵬村人差不多同一天晚上做了相同的梦,梦境大意就是现在的护村仙是假的,欺骗他们的香火不作为,天灾将至,只有拜真仙才能保平安。

    第二天人们醒来一看,嚯,好家伙,老太太怀孕,大小伙子穿裙涂口红,全乱了套了。村民们冲进祠堂,供庙,将贡品跟紫色曼陀罗撕碎,有冲动的直接点火!

    幸好太爷以及村里另外几名族老赶到,阻止住了。

    烧是没烧成,但人们心底的火是彻底烧起来了。

【更多精彩内容】

霏微的作品
好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