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军有点田

将军有点田(寒霜赵武)

分类:其他小说

作者:冬月二十二

主角:寒霜赵武

状态:连载中(尚未大结局)

最后更新:2022-08-04 02:00:02

作者 冬月二十二的小说目录

    寒霜赵武是著名作者冬月二十二热门小说里面的主角。书中寒霜赵武的情节表达的淋淋尽致,古言类的小说还写的如此之好,超棒!咱们接着往下看重生一世很幸运,更加幸运的是寒霜还带着上辈子的记忆。回想她所经历的种种,只恨当初未能及时地看清那些小人的真正心思,害得自己身死,受苦万分。而如今的寒霜不会再让同样的事情发生了,她要亲手报仇,不看到恶人遭难誓不罢休!

    精彩内容试读

    寒莫生回答道:“儿子记下了。”

    他问道:“你可知我为何这么告诉你?”

    寒莫生斟酌了一下,说:“父亲怕我不知自己,不知分寸。”

    寒暄欣慰的点了点头,还算是比较满意,他一共只有两子,长子嫡出,二子庶出。长子虽然功名止步于举人,但做事还算稳妥,有规章。次子如今,也是举人,屡次想要考取进士,因为年轻,还有机会。为人聪慧,但过于跳脱。家主的人选,他自是心里有数的。

    教育了一下长子,老人随意的关心了一下,家中孙子辈儿的情况,子嗣延续永远都是他最关心的话题。

    寒莫生说着说着有意无意地引到了寒霜身上:“她是主家送来的人,此次有意参加童子试,让我见她为人略有些浮躁,想要再压她一年,不想她极为的反对,有些意见。”

    他说的倒也都算是实话,只是忽略了一些细节,让寒霜显得有些无礼,而他反而是一片好心,绝口不提那私心。

    寒暄听了,面色如云山雾罩,不见喜怒,迟迟的不言语,已经表明了他的态度。

    寒莫生知道自己的所作所为让他也不尽欢喜,连忙接着说道:“儿子想要压一压她,除了是因为,她有些浮躁,还有个原因,便是听说主家的继夫人生下的女儿,今年也下场了。你也知道,如今主家继夫人,接连生下三子一女,地位稳固,而对于嫡妻所生下来的寒霜一直不喜,咱们是不是也得顾忌一下,主家夫人的打算?毕竟......”

    本来答案过了,也是一个高兴的事儿,夫人的女儿想要过了童生并不难,可高兴的时候,突然听说这位先夫人的女儿也过了,心情肯定没那么好,难免有所迁怒。

    寒暄沉默了良久,这才说道:“每个家族能参加童生答案的,只有三名,对于家族来说,还是一件比较重要的事情,的确需要仔细思虑。”

    每个家族组成一个镇子,小一点儿的家族便是一个村落,他们都凝聚在郡中。

    每一年的科考,会有数千人参加。但是能过的只有一半,这样的几率,被刷的可能性十分的大,能少一个对手,便多一个可能晋级。

    寒莫生听得高兴,压抑着喜色,十分的清楚,自己父亲虽然接受了这样的说辞,和理由,但终究对自己打压家族青年还是不满,所以也不多留,拱了拱手道:“父亲早些休息,儿子便告退了。”

    寒暄摆了摆手,让他退一下,眉宇间多了一丝疲惫。

    以精致器具为背景,老人靠在椅子上,竟隐隐透着些许孤寂。

    寒莫生恰巧回眸一眼看见了,心中一惊,不知出于何种心绪,他连忙快步离开。

    亭台楼阁之间,翠竹斜倚,生机勃勃,池馆水榭,映在青松翠柏之中。怪石堆叠,突兀嶙峋,倒显得气势不凡。

    他快步离开,心中呢喃,应该是看错了吧!

    父亲那样,顶天立地,是天塌下来都不会皱眉毛的人,又怎么会露出那样的表情?

    他隐隐觉得那样的表情和自己说的事情无关,于是缓缓吐出一口浊气,擦拭了一下额头,方才发现有豆大的汗珠在上面凝固着。此行就是在备案,既然老爷子那儿已经有了备案,日后无论是惩戒还是什么,都有了一定的准备。

    即便是被老爷子翻了出来,他打压英才,隐瞒寒霜的天赋,也只会冲着自己来,而那个时候,童试已经过了。

    况且自己毕竟是老爷子的长子,自己能为孩子做到这个地步,他又能惩戒自己多少?

    他深深地叹了口气,他有两子一女,大儿子已经是秀才,二儿子已经没机会了。三女儿自然是格外的看重。

    相比之下,暂时的压制了侄女,对方也没有什么损失,大不了下次支持她就好了。

    一番思索下来,这心安定了不少,他折过回廊,绕进一个郁郁葱葱的园子里,远远只听有少女的娇笑声。

    “这京都寒家送钱,倒是一天都没断过。”

    “他们送他们的钱,最后还不是落在了安小姐手中。”一个男声恭维道。

    寒安很高兴,那明媚艳丽的眸子,带着几分俏皮,嘴角勾起一丝满意的微笑:“照我你事情办的不错,回头我向父亲求求情,赐你一个姓氏。”

    赵武瞧着那娇俏的容颜,脸色通红,直去挠脑袋:“能为小姐办事,赵武万死不辞。”

    两人的对话正高兴着,忽听一阵脚步声,寒莫生快步走来,板着脸。

    寒安一见他的表情,顿时明白自己和赵武的对话,被父亲听去了,心里有些不安,却迎过去笑的明媚:“父亲。”

    寒莫生见她笑容,气便消了不少,询问道:“那钱怎么回事?”

    寒安犹豫了一下,还是老老实实的说道:“寒家开始不是每年都送来一百两银子吗?我见寒霜拿着那钱跟我耀武扬威,心里便不是滋味儿,变要赵武每年拦下那钱......”

    她越说声越小,连忙扑到父亲身边,撒娇道:“父亲,父亲,我并未花,是给藏起来了,这些年她吃咱们家的用咱们家的,收了她点银两,不过分。”

    “以后给我手脚干净一点!”寒莫生瞪了她一眼,哪里边不过分了?

    在得不到每年的一百两之后,他便做主削了寒霜的一些吃食,毕竟读书所耗费的银两实在是多,所以只能从其他方面消减一下开支,没想到竟是自己女儿动了手脚。

    寒安抿了抿嘴,没说话。

    寒莫生想着早上看寒霜做出来的试卷,再看看自己的女儿,也不由得升起一种怒其不争的感觉,但那又怎样?终究是自己的女儿。

    强迫自己不要多想,转身离开。

    寒安确实心里不得劲,父亲还没对她说过重话呢,脚使劲在地上一踹。赵武见势头不好,连忙请退。

    她瞥了他一眼:“我有用得着你的地方,往哪儿跑,过来?”

    她招了招手,在赵武的耳畔说了两句,赵武眼中闪过一丝别样的光芒,笑的很是灿烂。

    清晨的阳光,带着尘埃,在房檐下飞舞,像是一只只蝴蝶。

    炊烟的气息,散发出了,带着烟火气,显得热闹。

    “小姐别看书了,过来用膳吧!”春风再一次的唤道。

    寒霜这才放下手中的书卷,慢吞吞的走到桌边,两碗肉粥,两碟青菜,这便是早上的饭菜,也是寒霜特意吩咐的。

    她病刚刚好,不宜大补,身子又太弱,只能慢吞吞的来。

    主仆二人相依为命很久了,两人吃饭的时候都是对坐,一同吃饭。

    春风沉默的坐下,虽然是在吃东西,但心思已经飘得很远。

    经过这几日的相处,她看得出来,自家小姐变了很多,最明显的一点便是不再脆弱,不再软弱,变得强硬,甚至在说话之际隐隐透着杀意,这副杀伐果断的样子,实在不是以往的样子。

    但这样的变化终究还是好,至少春意觉得,这样不会受人欺负。

    食不言寝不语,两人并未说话,吃完饭后,春风便自顾自的去收拾了碗筷。

    寒霜自己有打算,吃完饭后打了个招呼便离开了。

    春风手里捏着碗筷,神情有些恍惚。

    在出门之后,他便径直往山脉方向走去。

    这个小镇屈居于山脚下,围绕着山而形成,平常一些人也会进山打猎或者是采药,因此并没有封起来道路,她很轻松地便上了山。

    中间因为身体不好,歇了好几次,自是略过不提。

    就是山丘,山内的落叶十分的多,铺在地面上,像一条金色的毛毯。

    风一拂过,落英缤纷,她满头都是枯黄的落叶。

    随手扫下,她径直往山上走,在山顶不远处,便有一个凉亭站在凉亭之中,便可眺望整片群山,山峦叠起,群雾缭绕,美丽壮观。

    这山脉连绵不绝,一层叠加着一层,据说在上古的时候是战场,不少众将士陨落。

    她今日来便是有目的的,童生答案这一条路她必须走,也只有这一条路,能让她离开这个穷乡僻壤的地方。但是寒莫生摆明了要打压她一年,她绝不能让对方得逞,必须要想一个办法。

    这办法就在山峦之中,她今日来便是为了探究那处地方的所在,寻找了良久,终于将地方定了,准备前去,探望一二的时候,忽然听见有一女子在尖叫。

    这声音十分的耳熟耳熟到了她一听见,就连忙循声跑去。

    离着老远便看见一个男人在纠缠着春风,因为长得高大,任由春风怎么挣扎都挣扎不开。

    她怒目睁圆,当即怒喝:“哪来的宵小之辈,放肆!”

    赵武一听有人发现,手一软,连忙回头看去。借着他心神不宁的时候,寒霜手疾眼快,拿起一个头大的石头,照着他便砸了过去,他连忙躲避,寒霜借机连忙将春风拽到自己身后,去看那人觉得很眼熟,斥责道:“你是跟在寒安身边的人?!”

    赵武定了定神,一见是她,当即怪笑:“您的嗓门倒是大,一点都不像什么小姐。”

【更多精彩内容】

冬月二十二的作品
好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