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贵妃她苟不住了

咸鱼贵妃她苟不住了(魏姝谢慕)

分类:穿越小说

作者:卷毛不太卷

主角:魏姝谢慕

状态:连载中(尚未大结局)

最后更新:2022-08-11 01:30:31

卷毛不太卷的小说目录

    主角是魏姝谢慕的名称为《咸鱼贵妃她苟不住了》,这本小说是知名作者卷毛不太卷创作的穿越类型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了宛若大梦一场,魏姝穿进了曾经看过的一部古言宫斗文里,她没有主角光环,非常倒霉的成了书中最为恶毒的女配!原主钟爱皇帝,却因为嫉妒害惨了自己。为了活下去,魏姝决定远离主角,在冷宫过自己的小日子。可万万没有想到,皇上突然间像变了一个人一样,竟然整日往冷宫跑……

    精彩内容试读

    “皇上息怒!”

    玉环向来是一等一机灵的,见状立马跪趴在地,“娘娘是见到陛下太高兴了,一时有些忘情,还请陛下恕罪!”

    魏姝顺势应下,“陛下盛威,臣妾不敢多看,这才闹了笑话,还请陛下责罚。”

    她跪在地上,眉眼低垂,一副羞愧无比的模样,心中却在腹诽。

    这能怪她吗?!

    谁能想到这等风姿的男人,居然是个太监?

    谢慕乌黑的双眸不动声色的在魏姝身上划过,俊俏的脸上闪过一丝惊讶,随后被意味深长所代替。

    他薄唇轻抿,却也未开口宽恕魏姝。

    感受到那迫人的视线,魏姝咽了口口水,大气都不敢出。

    这皇帝,该不会是为了给他心爱之人出气,才故意来找她麻烦的吧?

    书里也没写这段啊!

    不知是跪了多久,直到魏姝觉得膝盖都快跪碎了,头顶才响起一道冷淡的男声。

    “起来吧。”

    魏姝心里一松,赶忙谢过皇恩站了起来,“多谢陛下。”

    谢慕直径走向正殿主位落座,视线落在魏姝身上,情绪晦涩不明。

    良久,他右手一挥,轻甩了下手中的一串翠色琉璃珠,语气淡淡。

    “禁足三日,魏贵人,你可知错了?”

    魏姝立马点头如捣蒜,“陛下,臣妾知错!”

    “臣妾自禁足后便日日反省,知道不该因嫉生事,坏了宫规。从今往后,臣妾必定安分守己,绝不再犯!”

    贵妃处置一个官女子,自然算不了什么,但这官女子是皇帝正宠爱着的,却不一样了。

    皇帝正热乎着,非要上赶着找她的事,那不是在排除异己,那是在公然与皇帝作对!

    想来皇帝会如此动怒,不顾原主家世,直接就将其废入冷宫,也多半因此。

    即便家世再高,位份再高,那也是皇帝的臣子,嫔妃,做任何一件事都得顺着他的心意才行。

    原书的魏姝就是不懂这点,才落的香消玉殒的下场。

    玉环听到魏姝认错态度这样好,面上无虞,心里却满是惊喜。

    她是真怕娘娘还由着性子来,再惹恼了陛下,还好,还好……

    不仅是玉环,就连谢慕看到从前不可一世的魏姝如今这般低声下气,气焰全无,也是颇为诧异。

    见她小脸惨白,眼下乌青,想来吃了不少苦头知道收敛了,心里才满意了些。

    “看来朕让你来这里是对的。”

    谢慕冷哼一声,“吃过苦,才知道悔改了。”

    “陛下圣明!”

    魏姝殷勤一笑,“臣妾不胜感激!”

    谢慕微微点头,正色道∶“好好在这里反思些时日,改改原来的习性。”

    言毕,谢慕站起身,抬脚离开。

    “臣妾领旨。”

    魏姝赶忙躬身应道。

    直到谢慕的身影完全看不见,魏姝才直起身子,锤着酸疼的肩膀,微微皱眉。

    皇帝到底过来干什么的?

    看她悔改了没?

    他之前对原主有这么上心吗?

    “奴婢恭喜娘娘!”

    玉环喜上眉梢,语气比之前都轻快许多,“陛下瞧着,已经是宽恕娘娘了!想来再过一两日,娘娘就不用住这种腌臜地儿了!”

    魏姝轻扯了下嘴角,并为应声。

    她觉得,这事儿有些古怪。

    与此同时,谢慕踏出宫门,扫了眼身侧的福禄海,语气淡淡,“这底下的奴才是越发会办事了。”

    福禄海的心头重重一跳,腰弯的更低了,“陛下是说……”

    “魏姝,纵有千般不是,依旧是朕的贵人,是主子。”

    “是!”

    福禄海赶忙应一声,“奴才这就去办!”

    谢慕不看他,而是盯着寒昭宫的朱红大门,狭长的眸子眯成一条缝,眸光幽冷。

    “魏姝……”

    ……

    半个时辰后,死活都想不通的魏姝放弃了揣测皇帝心思的打算,缩在炕上取暖。

    她朝着还在打扫的玉环招了招手,“别忙活了,赶紧过来。”

    玉环心里感动,身体却拒绝∶“不不不,奴婢伺候娘娘就成。”

    魏姝一撇嘴,懒得再劝,“本宫命你过来!”

    “……是,奴婢遵命!”

    玉环停顿了两秒,才应下,眼圈悄悄的红了。

    “啪嗒——”

    兀的,屋外传来一声细响,随后便是一连串的脚步声。

    主仆二人相视一眼,心瞬间提到嗓子眼。

    “娘娘莫动。”

    玉环神色一禀,语气警惕,“奴婢先去看看。”

    魏姝无声点头,束起耳朵听门外的动静。

    “你们是谁?干什么的?”

    一出殿门,玉环便见一长串的宫人进来,神色更加紧张。

    “玉环姑娘别误会,奴才是敬事房的新任总管,特意给贵人来添置些东西的。”

    为首的太监满面笑意,语气殷勤温和,“德保做事不上心,已经被问罪,送去慎刑司了。”

    玉环一愣,面上的警惕散去,心里也生出几分痛快。

    “这个小人!活该如此!”

    说着,她又仰着脖子道:“手脚轻快些,别吵到娘娘。”

    继而转身,直奔着魏姝而去。

    “娘娘,是敬事房的人!”

    玉环满脸惊喜道:“德保那小人已经被处置,估计是陛下……”

    “我听到了,收敛些。”

    魏姝语气沉着,“晚点让他们来回话。”

    “是!”

    不多时的功夫,原本破败的宫殿便被收拾妥当,各色的器具摆设用品铺满,顿时有了几分焕然一新的意思。

    新的银碳烧的旺盛,殿中的阴冷一扫而空,魏姝也放松手脚,从炕上下来,坐在了主殿主位上。

    “奴才见过贵人。”

    领头的太监这才过来行礼,神色满是恭敬,“这些子东西贵人您先用着,还有什么短了缺了的,您尽管吩咐。”

    “你做的不错。”

    魏姝扬唇一笑,神色客气却也带着几分疏离,“这些是谁让你送来的?”

    “回贵人的话。”

    领头太监笑得殷勤,“这本就是娘娘您应有的份例,奴才不过是正常办差事罢了。”

    “公公说笑了。”

    魏姝似笑非笑的扫一眼四周,“这可不是贵人的份例。”

    单单是这摆设,比原身贵妃时,也不差多少了。

    “这确实不是贵人的份例。”

    领事太监笑得更加殷勤,“这是娘娘您的份例。”

    说着,他停顿了下,语气微缓,“奴才只听说是德保办事不尽心,让陛下身边的总管太监福禄海给处置了,自然不敢不尽心了。”

    魏姝轻愣了下,却也没再多说。

    领头太监见此便行礼告退,“娘娘,奴才的差事办完,就先告退了。”

    “奴婢送公公。”

    玉环急忙跟上,一路将人送到了宫门口。

    回来时,玉环满面春风,笑得眼睛都眯起来了,“娘娘,陛下果然是心里有您,舍不得您受苦呢!”

    魏姝扯了下嘴角,并未应声。

    他要是真念着旧情,就不会利用完原身冷眼看着她死了。

    这皇帝心思太深,实在是难搞。

    好在他也是个短命的,暂且先顺着他,保住这条小命,等到原书男主造反的时候,趁乱逃跑就是了……

【更多精彩内容】

卷毛不太卷的作品
好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