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性偏爱

野性偏爱(姜知阮沈时野)

分类:其他小说

作者:朝思暮欢

主角:姜知阮沈时野

状态:连载中(尚未大结局)

最后更新:2022-08-11 01:46:23

朝思暮欢的小说目录

    姜知阮沈时野是著名作者朝思暮欢写的一本小说里面的主角。这本小说内容特别是前期,绝对是仙草。作者对情节设定非常出色,但把握的力度刚刚好。一起来看看小说简介吧!姜知阮的心脏上长了一颗恶性肿瘤,因为找不到合适的心源,所以她即将面临着死亡。她虽然是姜家的一份子,可是她在那个家里并不受欢迎。姜知阮本以为死了就死了吧,大不了十八年以后又是一条好汉,然而谁成想她在临死之前得知,她居然要嫁给自己的死对头沈时野……

    精彩内容试读

    姜知阮万万没想到,在她临死之际,她的死对头居然宣布要娶她,是他疯了还是他疯了?!

    微博热搜更是爆了又爆。

    #惊爆!京城首富的小少爷娶了个死人!#

    #名动京城的绝世妖姬有多绝?就算死了也让纨绔拽爷惦记!#

    .......

    姜知阮刚从ICU转进重症病房,心脏上长了恶性肿瘤,找不到合适的心源,就算是找到了,癌细胞也已经扩散全身,她,命不久矣。

    姜家人陆陆续续的在病房门口晃悠和观望。

    医生在旁边问,有没有人要进去看看的,病危通知书已经下了,或许她活不过今天,让要看看的,都进去看看,却没有一个回答医生的问题,只是都在自顾自的聊着——

    “墓地买好了么?”

    “后事儿应该怎么办?”

    “买什么墓地?随便埋个荒郊野岭不就得了?为她花费那钱做什么?”

    姜知阮的继母和妹妹,商商量量的讨论这些事儿,姜父也只是皱着眉没有说话。

    而在重症病房里面的姜知阮,把外面的话,听得一字不落。

    “说的也是,姜知阮不值得。”

    这时候,沉默的姜父开口了:“小阮的后事,我已经想好了,在后山的墓地吧。不能在荒郊野岭,外人那么多眼睛看着呢,如果草草的办了,别人如何评价我们姜家?”

    姜知阮死后不进姜家祠堂,虽然姓姜,却从不被姜家待见,姜家书香门第,从不接受这样美艳却又艳名在外的女儿。

    “姜知阮的墓碑,就立在我沈家的祠堂吧。”

    就在他们议论纷纷的时候,一道慵懒又散漫的声音从不远处传了来。

    男人站在病房外走道的不远处,靠着墙,浑身整个散着一股颓懒张狂的劲儿。

    眸色看似散漫不着调,深了看却遍布狠戾疏冷。

    他是野性的狼,一不小心就会被他身上的狼烟烈火焚烧得只剩灰烬。

    在场的人都愣了愣。

    “这么难处理,就交给我处理吧。”

    他又淡淡的开口了,眼神漆黑的望着他们,分明是带着笑意的话语,透着暗黑又刺透人神经的灰暗感,那压迫性,令人胆寒。

    谁不认识这位京城的太子爷沈时野?

    沈家的小少爷,沈家是京城的首富,因老来得子,对这位小少爷放纵得不行,养出这么一个目中无人的天之骄子。

    “沈、沈少爷......”姜父深吸了一口气,眉头微皱:“这样的玩笑,开不得。”

    沈时野是出了名儿的混世大魔王,在这种事情上要捣捣乱掺和一脚,也一点儿都不稀奇。

    而姜知阮和沈时野从来不对付,斗得个你死我活,现如今姜知阮要死了,他说要让姜知阮在沈家祠堂,这谁信?

    “我像开玩笑?”

    “姜知阮不是沈家的人,怎么可能在沈家祠堂?”

    男人笑着,漫不经心的点了根烟,眉眼淡淡的敛下,吐了口烟圈才抬眼,透着野性的颓懒。

    他慢悠悠的掸着烟灰,动作欲气,拖腔带调的开口:“谁说不是?我马上就娶她,她就是我沈家的少夫人。”

    “什么?!!”

    荒唐!简直是荒唐!

    姜知阮的妹妹更是拳头捏的死死的,齿关狠狠的咬着,凭什么?倘若沈家要和姜家联姻,凭什么他要娶一个死人而不娶她?!

    她姜知阮都死到临头了,还这么抢风头。

    沈时野进病房的时候,姜知阮眼神直直的瞪着他。

    男人眼神打量着她,她的手上、身上,连接了各式各样的仪器,都是为她续命用的,现如今,是能活多久是多久。

    她已经不似往日明艳张狂,病殃殃的,脸色惨白。

    但,就算死了,也算的上是一具漂亮的尸体。

    男人看着她笑,抬腿勾了把椅子过来,坐在了她的床边:“都死到临头了,还瞪我?”

    他淡悠悠的翘起了二郎腿,眉眼睨着看她:“小爷在你临死之际娶了你,是你的福气,以免你这辈子,死了连婚都没有结。”

    呵.......姜知阮心底冷笑,不等癌症带她走,这狗东西分分钟能把她气走。

    福气?

    癌症晚期,姜知阮本想着死就死吧,远离姜家那群大冤种,可现在,沈时野说要娶她!没想到这种时候他还要找机会来***她。

    肯定是想娶了她,让她进了她家的门,让她死了连个墓地都没有。

    姜家那群人故意把这男人放进她病房的吧,恨不得马上气死她,拿到她手上那一份巨额的财产。

    她的呼吸急促,那眼神看着沈时野,仿佛在说,老娘就是死,也不会嫁给你!

    沈时野眯眼,斗了这么多年,掺得透她的眼神,男人靠着椅背,不冷不淡的哼笑了一声:“姜知阮,这个婚你不结也得结,就算是你现在马上咽气儿,老子照样把你的尸体娶回去。”

    “老子是个占有欲强的人,你是我的死对头,只能我欺负,闲杂人等都得靠边儿,你就算是死,也得死我这里,懂?”

    姜知阮眼神盯着他,只觉得被他压着一等,胸口团着一口怒气,自己此刻微渺的像是枯草,任人拿捏。

    心脏在衰竭,呼吸机都快供不上她的呼吸,一种溺毙的感觉从四面八方围上来。

    她看着他,视线逐渐的变得模糊。

    男人还是那样的意气风发,眉眼都精致,眼尾稍稍的往上扬,细长深邃的眼型,可以深情温柔,可以漫不经心不着调,更具有极强凌厉感。

    可现在,看他的眼神,怎么看都看不出平日里的乖张与不可一世,她一点儿也看不透他的眼神。

    她更想不到,死前见的最后一人,会是沈时野。

    姜知阮气急攻心,一口血吐了出来,氧气面罩一片血红。

    “滴、滴滴滴、——”仪器一通警报的响起。

    男人视线盯着,盯着她缓缓闭眼,安安静静的沉睡下去。

    他看向检测心脏的仪器,那里,是一条冰冷的直线。

    沈时野眉眼垂敛,好半晌,他拿出手机拨了个电话,“进来吧。”

    工作人员进来。

    带着户口本,带着一切手续。

    结婚登记,在医院登记成功,章盖下去,鲜艳的两个红本本,递到了男人手里。

    好像喜与丧相互交织错落,可整个病房都沉着一股死寂之气。

    男人垂着眼看着结婚证,证件照是他们两个人,白衬衫与红底,男人女人,都笑的灿烂。

    尤其是女人,眉眼细致,红唇起伏上翘,笑的明艳风情,美的高级又迷离。

    也丝毫的看不出,这个照片,是合成p上去的。

    男人指腹微微的碰了碰照片上的女人,轻笑:“软软,你确实很美。”

    是软软,不是阮阮,她的确很软,他在晃动的舞池掐过她的腰,抚过她的腿,在夜晚的小巷抵着她掐过她的脖,在隔着书架的书店扯过她细软的发......

    他盯着这个照片看了好久好久.......

    沈时野才缓缓的抬眼,声音不紧不慢,又低又沉:“姜知阮是生前和我登记的,是吗?”

    工作人员站在旁边,心惊肉跳的点头:“是、是的。”

    男人从椅子上站起来:“那接少夫人回家。”

    .......

    山间别墅偏僻但寂静。

    晚风缠缠绵绵的吹着,夹着一丝丝的柔软的细雨,绵密的雨往男人脸上吹,沈时野怀里抱着姜知阮,快步走进了别墅里面。

    她的脸上淋了雨丝,发丝上也湿了些,身后跟着些佣人。

    他把怀里小女人放在了豪华大床房里,随即吩咐人:“拿干毛巾来。”

    令佣人惊讶的是,这位小少爷居然细致又温柔的给一具尸体擦拭雨丝。

    “看什么?”沈时野喉结滚动:“都滚出去。”

    佣人们纷纷滚了。

    他给姜知阮换了衣服,

    眼神浓稠粘腻,直直的盯着她的脸。

    他缓缓抬手,轻轻摩挲着她的脸,低醇的声音略微沙哑:“软软,醒着的时候也这么听话该多好?”

    不是死对头,而是他的怀中妻,掌心宝。

    而也是这时候,***响了。

    沈父打来的。

    他刚接起,对面就是劈头盖脸的一顿臭骂:“沈时野,作的什么妖?平时不着调就算了,热搜都满天飞了,你给我沈家娶了一个死人回来!”

    “经过我的同意了吗?!你真是要气死我!”

    “爸,您不是要我娶一个端庄优雅,乖巧听话,永远不会出岔子的么?我看姜知阮就挺好,躺那儿一动不动,够端庄优雅了,也不会给我惹事儿。”

    “沈时野!!!”

    “嗯?”男人不冷不淡的应了声,丝毫不受他怒气的影响,继续说:“娶都娶了,除了婚礼不能办,她就是沈家少夫人。”

    “混账东西!”

    “行了行了。”沈母在旁边劝阻:“孩子才22,你就逼的那么紧,不怪他这样做。”

    “都是你这么宠着他,他才干出这种离经叛道的事情!”

    沈时野笑了笑:“怎么离经叛道?姜知阮是活着的时候娶的,怎么就是我娶了一个死人?”

    他慵懒的声音到了最后都带着些冷意:“我最不希望的是,我的家人不欢迎我的妻子,挂了。”

    “沈时野,姜知阮就算是要嫁人,也是要嫁给她的未婚夫穆斯承的,穆斯承已经到沈家来要人了,你把这个事情,给我处理好了,不要什么烂摊子都给我带到家里来。必须给人家穆家一个交代。”

    男人听着这个,手不由得紧了紧手里的手机,眸色深浓的沉了下去,很快又不屑的嗤笑了一声,往旁边的栏杆懒洋洋的一靠。

    “姓穆的敢惦记沈家少奶奶,是不是应该给我一个交代?”

【更多精彩内容】

朝思暮欢的作品
好书推荐